霁雨醉尘

人生在世,当为君子。
不行不义,不言虚妄。

在新校服出来的时候默默涂起了老校服。

一个头像稿,顺便给毒姐征婚求一个喵哥,她不是陆服的,在傲血战意。
“你情缘喵哥啊?”
“不,我没有情缘,我约个图自己爽爽。”

太心疼了2333
(tag打多一点希望毒姐脱单概率高一点。)

听讲评文学听到一句话,有所打动。
画了个自己。

“来如春梦,去若朝云。”

之前lofter老打不开,刷不出东西。
卸载了之后忘记下了。
刚刚下好,摸个鱼除除草。
今天的脑洞。
小时候小心翼翼的踮起脚索吻,长大后勇敢的抱住你。

16岁的胎宝喜欢上了他26岁的气纯师兄,但是师兄以为这是少年人懵懂的对爱的误区,没有回应他的感情,想着他长大了就懂了。
小胎把师兄放在心上,一放就是十年。

最后是he。
我觉得这个脑洞我挺喜欢的。之后应该还愿意画后续。

女A男O的羊花。

脑洞来源其实是我前几天做梦梦见自己长了jj。

【7.24罗再说24      19:00】


壁咚。

应约涂的一个燕云咩。
这套校服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凶巴巴的。

咩。

年下的大咩咩悄咪咪拱过来。

“唉?怎么啦,又撒娇呀?”

(最近快乐练剑数天,直到有人加我扣扣说想看我画画才想起来自己是个画手。)

        看起来是个小号,平常也没有让我眼熟的互动。和其他太太交流了一下,有的也遇到过类似的但不是同一个人。这段文字也像是微博复制粘贴的。
        但是这种情况,我还是担忧为先的,虽然不喜欢别人对我开这种玩笑,玩弄我的同情(前段时间刚被骗钱,所以有点气气【我真傻,真的】)。
        希望大家一切都好,也感谢太太们的经验指点。如果是真的,希望能好起来。我也更希望这不是真的,只是别人大半夜的一个玩笑。这样就少一个人遭受病痛,如此伤心难过。
       
        就算说喜欢我是假的,我也珍惜每一个人。不管是博客还是微博被关注我都很高兴,
希望大家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如果我的鼓励可以给你们带来力量,那随时欢迎找我。

【priest生贺24h    3:30】

这一天有人看见几个装束非同寻常的人在街道上走过,隐隐约约听见什么生辰什么惊喜。他们像是要找到什么地方去。

也许是拍戏吧?他想。

这一天是晴朗而温暖的。





对不起原谅我画的潦草了!!期末地狱肝论文,死线半小时前画好的。(跪好)谢谢老师们带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