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雨醉尘

人生在世,当为君子。
不行不义,不言虚妄。

“乌溪却像是整个身体都战栗了起来一样  回过神来,将整张脸都埋在景七的肩膀上,有些语无伦次地在他耳边说道:“我... .我其实一见到你,就想这样把你抱在怀里,可是吹了半天西北风,身上太冷了,怕冻着了你,嘿嘿,现在暖和过来了....”——《七爷》

以后如果画完了会再发一遍。
最近我好像很高产,其实是因为腿疾不得不……
虽然本来就宅。
所以画的更多了。

评论(10)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