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雨醉尘

人生在世,当为君子。
不行不义,不言虚妄。

        寝室里有了老鼠,使得她们胆战心惊。但终究是同寝的友人,还是要照顾她们一下的,于是,养过不少仓鼠的我便留心着那些细小的响动。终于我看到了它。黑色的,瘦小的,快速的从我手中的纸箱中蹿了出来,逃向了阴影里。

        寝室长买了药。我原本想提议用粘鼠板,这样也可不伤及性命,却终究还是她干练些,在我开口前就操作好了。

        今天药到了。她分好并且准备好盒子想让我们放在桌子底下角落里。

        却只是得到了怪异的问话。
“这你叫我们放哪里?”“找几个地方放放么好了咯。”“放我们这边弄翻了怎么办?”“我们不小心吃了怎么办?出了事是谁负责?你还是我?”

        我开始想起那只从我眼前蹿过的老鼠,想起它扑向阴暗的惶恐,便开始觉得愧疚。似乎是一桩血淋淋的事经了我的手,烫的我不知所措而又凉透心底。
      
        近期又思虑一些事务,又因着病,居然难眛。

        黑暗中,我似乎又听见那熟悉的细微的响动。听见纸盒像是被拨动,一翻动静之后便又回归了寂静。

        就心痛的要落下泪来。













        下次还请你们吃完外卖把盒子即时丢出去吧,我在此许愿,已经“顺手”帮忙扔了很多次了,提醒了也没用。估计不大有用,上学期有人蟑螂爬床了也不知改正。
哼唧,略略略。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