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雨醉尘

人生在世,当为君子。
不行不义,不言虚妄。

【四巨头联文,26字母情书】皓辉,昊翔,叶蓝

很高兴参与了dhlptx部分的部分哈哈哈哈。
大家都是超级有意思的人。爱你们。

九方苍穹:


#让大家久等!这个联文我们四个就用了一天就搞定了。
#混合cp写,自我感觉良好,我们四个决定出道。
#荣耀葬爱男孩。


狂少穹:AEIMQUY
猛哥霁:DHLPTX @霁雨醉尘
恶少云:CGKDSW @奥利奥甜不甜
霸哥衫:BFJNRV @孙翔的秋裤


注意:出现了bug还是要说明一下的。比如我犯蠢了,搞错了一次cp一次字母,所以大家会看到连着两个皓辉。两个V。还有一个粗心的太太漏了Z,不过没事,他赶稿子很快很累的。【掌声送给霸哥衫】


其他还是很完美的。


那么,废话结束!打响指!


A.昊翔


amazing.令人惊奇的


孙翔是个让唐昊时不时就会吃惊的人。他出乎意料的表现让呼啸队长很是捉摸不透。唐昊和孙翔交际前,只从些只字片语中认识他,深入了解到后来的奇妙发展后,他发现孙翔几乎每天都在刷新他不曾了解的惊奇。


“我不知道你居然也支持曼联?……你也只喝百事?啧啧,孙翔你居然也喜欢这个牌子的鼠标垫……”


孙翔好笑地转头,故作一切尽在掌握的架子。得意洋洋看着唐昊难得瞪大的眼睛,甩出一句嘲讽。


“好巧,我还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B.叶蓝


blue 蓝色;蓝色的


叶修和许博远同居前,商量过要装修成什么样。
“蓝色。”叶修想也没想就回答许博远。
最后挑选时还是按照许博远的意思装成简约风格。多年后,许博远问起叶修为什么是蓝色。
初中文学水平的叶修笑着回答,“蓝桥春雪君归日。”



C.皓辉


Cute.可爱的


陈夜辉私下其实是一个挺温柔的人,虽然他话少,看起来有点冷冰冰的,但是真正跟他熟识的人都会承认,他有着恰到好处的温柔。


刘皓点头承认。


那张照片是夹在陈夜辉的笔记本电脑里的。那天他习惯性的打开电脑,猛地就看到那张照片,然后眼疾手快的塞进一旁大衣口袋里,刘皓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看他,当然注意到了这个动作,他找陈夜辉要照片,却被对方难得生硬的拒绝了。


刘皓表面上妥协放弃了,实际上心里却又了打算。


当天晚上,本来已经说好最近有比赛不那什么的刘皓跟磕了药一样压着陈夜辉又亲又摸,两个人滚作一团,年轻的身体拥抱爱抚,连窗外的月亮都躲进了云朵里。


他们做了三次,陈夜辉到最后整个人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嗓子也哑得厉害,眼眸里还残留写高潮细碎的泪光,被刘皓抱去浴室清理,意识还是懵懵的。


没一会儿陈夜辉就睡着了,刘皓吃饱喝足。心满意足,这才慢悠悠晃去衣架找陈夜辉大衣,轻松get照片一张。


照片上的陈夜辉身旁是俱乐部新来的女孩子,陈夜辉没有看镜头,但是并不妨碍拍照软件给他戴上的一双猫耳朵,配合着他眼里些许的不耐,竟然还很带感。


真可爱啊。刘皓想。



D.昊翔


deceive.欺骗


         “唐昊。”孙翔一把推开对方,绯色从他脸上向下爬到脖颈,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你是不是在玩我。”
            他们刚接过一个粗暴的吻,带着疼痛,湿润,惊惶,还有类似于推搡的搂抱。
             “我问你是不是在玩我。”
           呼吸急促的相互渲染,放大着不安的怒意,像是什么菌类熟透了爆开,把细碎的东西都种洒在了心底。
            他们在阴暗的走廊里对面对的站着,不遑多让地瞪视着。什么东西弥漫开来,像是夜幕,像是晨光。
          
            唐昊突然笑了起来。
           “对。”



E.叶蓝


everything.一切


许博远倾尽全力咬牙切齿在嘉王朝手下抢boss,他把鼠标甩得啪啪响。“哎,这个陈夜辉……几天不见怎么又快了!”


“悠着点吧,小蓝。鼠标坏了一切都没了。”叶修随口吐槽。他椅子一转靠过来,微微挤挤他,接过左手位置的键盘,一阵操作,许博远急忙带着鼠标跟上,两人默契得只几个字就能知道对方的意图然后配合,在叶修的手速下,战局再次扭转。


许博远乐得甩鼠标更得劲儿了。


“叶神啊,鼠标才不是一切呢。你才是啊!”



F.皓辉


felicitate  .祝贺,庆祝


我们...这是赢了?刘皓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电脑屏幕中“荣耀”二字。这个赛季的呼啸一路所向披靡,打进决赛与轮回争夺冠军。
刘皓的理性大于感性,他没有过多的停留在赛场,接下来的颁奖,记者采访刘皓心不在焉,他现在太急于想要和陈夜辉分享这件事。
挨过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刘皓一走出选手通道就被耳边炸开的礼花声吓了一跳。
“皓哥!你是冠军!”陈夜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刘皓嘴角噙着笑意,紧紧拥抱住陈夜辉,“对。我是冠军。”
夏日的阳光
英雄不用身披金甲,也自带光芒。



G.昊翔


Gay.非直男


唐昊怎么看都是个直男。


他喜欢运动,身上有着好看的肌肉线条,甚至穿队服的时候能撑出轮廓;他脾气不好,比赛输了会踢飞矿泉水瓶;他没什么浪漫细胞,粉丝送给他亲手叠的一整盒的千纸鹤没让他觉得感动。


这样硬朗的唐昊,当然是个直男。


孙翔也是个直男。


他情商不高,经常看不懂或者懒得看懂别人的暗示;他少年心性,想要什么就努力,想做什么就拼搏;他骄傲狂妄,就算输了也能昂着头说下次。


这样任性的孙翔,当然是个直男。


最后。


两个直男疯狂地相爱了。



H.叶蓝


hold.持有


        大梦初醒,叶修半眯着眼睛。温吞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漏下来,悬在空气中。
      他躺在床上,陷在枕头和被褥的柔软里。“……蓝……小蓝?”他轻轻的唤了几声。
   身边的人背对着他,睡得很沉,呼吸平缓。
叶修凝视着他的模样,伸手将他揽进了怀里。
“嗯……”蓝河还没有醒过来,呜咽又轻又软。
          叶修没有想要叫醒他,把脸凑近了他的肩颈,好闻的气息清淡而又温暖。
           他忽的又困倦起来,朦胧中想起了纷闹的昨天,他把戒指套在对方的指上,小青年的目光比星辉明亮。
       


I.皓辉


important.重要的


陈夜辉把这周采集到的材料列出来,展示在刘皓眼前。


“皓哥你快挑,快,待会叶秋来了估计你就拿不到最好的了!”他不停点击目录,把事先记好的魔剑士需要的武器原料装备都往暗无天日身上装。还有若干稀有材料都有意无意拿了去修复他的武器。


刘皓没看屏幕,他看着陈夜辉,这人比他还专注,不用过目。陈夜辉抿着嘴唇,认真看着屏幕,他眼下有一层淡淡的青色估计昨晚又熬夜。刘皓想起昨晚好像是有活动,那场拼杀是有轮回参与的,因为奖品是魔剑士限量的板甲。


而刚刚,那件板甲被加在暗无天日身上,很轻巧就穿上去了,让人不知道得到它经历了怎样的血拼。


完成了任务,陈夜辉还要给其他选手跑腿,他抬头看了眼刘皓:“那皓哥,我走了。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给你吗?”


刘皓笑笑:“有。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


他拉过陈夜辉,在他唇边重重嘬了口。


“拿到了。”



J.昊翔


jangle . 吵架


孙翔和唐昊都属于不需要引雷管就能自爆的燃系少年。他们俩在一起绝对的是针尖对麦芒,一旦有任何思想不一致就会说话带刺互看对方不顺眼甚至大打出手。
当然,异地的他们更多的是在电话中吵架。目睹了孙翔摔了iPhoneX后的杜明真情实感的感受到了长辈说的“肉疼”。
那只iPhoneX就这样的英勇就义。上次的吵架估计真的把孙翔气的够呛,一个星期没用手机整天黑这张脸。
呼啸那边也不好受,也低气压了三天,唐昊连着一个星期给孙翔打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关机。还来脾气是吧?看谁憋的过谁。两个人就像三岁的幼稚园小朋友生气互相不理对方。
最先败下阵的是孙翔,借了杜明的手机打电话给唐昊。两人推心置腹的聊了半个小时,其中二十五分钟在讨论到底谁错。
几天后,孙翔收到了一份快递,里面装着一台新的iPhone X。



K.叶蓝


Kiss.吻


叶修和许博远约好了见面。


这个时候,许博远已经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给兴欣当了很久保姆,可能即将这个身份还会转成线下的。


许博远很紧张。


叶修紧张就见了鬼了。


许博远跟叶修发了很多消息,无非是第一次见大神紧张,尤其是他好像还和大神发展了一些别的桃色关系,叶修安抚他,让他冷静。


见面的地方是H市车站,见过照片所以叶修没费多大劲儿就看到站在出口的许博远,他一只手抓着背包包带,紧张的像只小鹌鹑。


叶修轻笑一声,匆匆几步迈过去,在许博远一声大神还没喊出声的时候利落伸手捏着他下巴凑过去给他一个清浅的亲吻。


叶修成功用一个亲吻把许博远的紧张变成了害羞。



L.皓辉


lose.失去


他从办公室跑到刘皓的宿舍,想起尴尬之后却已经是打过招呼了。
       “皓哥……”陈夜辉笑笑,他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别扭,但是他却突然失去了控制,浑身上下都僵硬的不行。
         皓哥是知道的,他比我更懂得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只要他看我一眼……只要他看我一眼……
          就什么都看出来了。
         陈夜辉想。
他局促不安的扭着手指,不知道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该说什么?祝前程似锦一路顺风?这听起来怕不是在嘲讽。说是经理老板的不是?可是现在木已成舟又能有什么变化?
         或者帮他收拾东西?可是这会不会被误解为要他早点走?


         于是他失了神一般伫在门口,一动不动像是一根被摧折弯斜的树干,装出来的笑容丑陋无比。
          刘皓的手抚上了他近乎于自虐动作的指。“夜辉……”再见……他笑笑,他终于看了陈夜辉一眼,目光疲惫不甘而又空茫。他握了握陈夜辉的手,然后提着行李走出了门。
        “不用送了。”


        这一天,刘皓转会,离开嘉世。



M.昊翔


mine.我的


孙翔举着围巾对着门口喊:“唐昊!等等,出门把这个戴上吧。出去绝对冷成狗!”


唐昊在门口换鞋,扭头看一眼:“那是你的。”
“我的不就是你的吗。”孙翔打哈哈,把围巾往男友脖子上一扒拉。


唐昊捏着厚实的毛围巾,灰色,针脚细密,是某个粉丝送的,孙翔很喜欢,戴着街拍了好多次,唐昊如果戴着回呼啸,估计被拍下来会被眼睛尖利的扎个透明。


不过……


他捏紧了手心还留着孙翔气味的围巾,出了门,他没让孙翔大冬天的出来送他,路边他把布料堵着自己的鼻子恶狠狠吸了一口气。
本来就是我的,戴就戴了。人都是我的,再怎么猜,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呼啸,刘皓眼睛一扫就觉察了:“队长,这围巾………等等,前面有记者。”


唐昊摸了摸围巾,把大衣领子随便一掩。
“围巾?我的。”



N.叶蓝


necessary  .重要的


坊间传闻,叶修对象是荣耀女神。
作为叶修对象的许博远只是当做一个笑话,时间久了,他真的那么觉得。
比如说吧,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谈论的话题都是荣耀。凌晨两点半还在抢boss,就算不说其他的,够伤身体了。
终于有一天,许博远问出了“到底是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叶修听到后像是得到了什么巨大的宝藏,笑个不停。等笑够了拍拍他肩膀,“当然是你。那小蓝啊,我在你心里到底是哪个比较重要。”
许博远眼睛亮晶晶的,“你即是我的荣耀。”



O.皓辉


Occasion.机会


陈夜辉喜欢刘皓很久了。


他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到现在,已经不是他能够左右的程度了,换句话说,陈夜辉发现自己喜欢刘皓,而且是很喜欢。


对方是职业选手,又是同性,这样隐晦的感情实在是让陈夜辉觉得无望,他想找一个机会,告诉刘皓自己有多么喜欢他,就算被拒绝,以后想起来,也不会后悔。


他对刘皓的喜欢表现出来很简单,无非是时不时给对方送点自己做的好吃的,工会打下的好的材料第一个让刘皓挑,偶尔在假装是好朋友的样子往对方身边凑凑,这样就让他很满足了。


今天是刘皓的生日,在俱乐部一起给他过了生日后,陈夜辉收到了刘皓问他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的消息。


陈夜辉觉得,他的机会到了。



P.昊翔


penjue.企鹅


轮回的队服穿着很像企鹅。
唐昊看着孙翔,想起了粉丝们在网上的评价。
像是一只企鹅……憨态的,敏捷的,呆呆的……
他忽的想起了以前电视上看到过的企鹅育儿的样子,于是便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来。
 
“唐昊,你是不是傻了?”
大企鹅站在他的面前,明明白白的袒露了一种看儿子的神情。



Q.叶蓝


questions.问题


叶修戴着耳机,沉浸在荣耀无法自拔,许博远玩得眼睛累了,靠在一边单手托腮看着他。


叶修专注的侧脸,眼睫时不时眨动扑闪着阴影。许博远看着他坐在他身边,心里有着暖暖的宁静。他突然就想到了前几天看的电影里的一句台词。


哎,叶修。”他拍拍叶修的肩膀,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示意有事说。


“你知不知道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叶修像是听到了,稍微停顿了下。


“因为我爱你。”


许博远惊讶:“你也看了爱丽丝梦游仙境?我还以为你不会看那些电影呢!”


“什么电影?”叶修不解,取下了耳机,“你刚刚问什么来着?”


许博远有些无力,什么能比没听到问题也没看过带梗的电影,但是又准确回答的人更可怕呢。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不知道。”
“你之前说对了,因为‘我爱你’。”


叶修哦了一声:“那个啊,那是你问我所有问题的答案。”



R.皓辉


relax .放松的


这个赛季,呼啸的压力空前的大。刘皓经常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每次桌上都会有一杯陈夜辉温好的牛奶,等到刘皓回来时都是恰好的温度,口腔里甜滋滋的味道一点点的蔓延,先是胃里,再是心里。
挺进季后赛的呼啸,最终在四强时惜败轮回。刘皓虽然不舍,更多的却是放松。但是没少被记者用各种刁钻的问题为难。
陈夜辉给了刘皓一个大大的拥抱,“辛苦了,皓哥。”


如果城市太嘈杂,我陪你活在安静的小镇。你坐在老藤椅上看云卷云舒,红茶搁置在木桌上,白盘里几块手工制的山楂糕缀着发软发酥的奶油。
                                                                  ——杧山



S.昊翔


Sweet.甜蜜的


孙翔生病了,但是医生开的药很苦,还是冲剂,孙翔第一次吃差点吐出来,然后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再吃了。


此时孙翔缩在呼啸队长的宿舍里,靠在呼啸队长的怀里打手游,被子被他裹了大半,孙翔有些难受,又不肯说出来被唐昊逼着吃药,可能因为生病,孙翔越想越委屈,凭什么夜里唐昊把他折腾得狠了结果只有他生病,最后他恶狠狠把唐昊搂着他的胳膊一掀,游戏也不打了,只想打架。


意外的,唐昊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在孙翔额头试了试温度,下床去端被孙翔严厉拒绝的那杯苦药,利落的一口闷在嘴里,长腿三两步走过来,孙翔这个时候还有点懵,茫然盯着唐昊,没什么反应。


直到被唐昊捏着下巴和鼻子将满口药液借着亲吻渡过时,他才想起来挣扎,却又意外的发现,这次的药,好像比之前甜一点。



T.叶蓝


trap.圈套,陷阱


        君莫笑就在那里。
        就他一个人。周围是空旷的,树木是安静的,站着不发出声响,远处的瀑布的水的声响轰隆隆的传来,被距离削得朦胧。
       他就站在那里,神情冷冷的,又像是带着笑意,像在等待。
        等待着谁奔他而来。
       
         “蓝团”。有谁叫喊了一声,于是蓝河转身匆匆离去。
          躲开了这个诱惑而又迷人的陷阱。


        


V.昊翔


vogue.时尚


孙翔作为联盟的又一排面,跟周泽楷简直是顶起了轮回乃至荣耀的外貌一片天。广告商的宠儿,杂志封面的常客。


久而久之他对时尚的见解就提升到一般男孩水平之上了。


唐昊忙得团团转,他之前打游戏太专注了,居然忘记了今天还有一个各队正副队的重要会议,接到刘皓电话的时候,人基本都到场了,他还赖宾馆里躺着,没穿袜子衣服没扣。


孙翔好整以暇靠在门上,一手插着口袋,一手食指一挑挑开易拉罐,喝口可乐。看着唐昊飞快收拾自己,呼啸的脸不能丢!这是他对着镜子捯饬头发的一个重要理由。


唐昊把脸基本搞好后一转头,发现床上躺着已经配好的衣服。


“??”
“就这么穿,我保证ok。”孙大设计师拍着胸脯。


唐昊来不及思考了,抓起衣服就换,脑子里模模糊糊想着这些事情,怎么这么像出门的两口子……hhh……


穿好后,他走到门口:“我出门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吗?”


孙翔推他:“快走吧快走吧,你副队长的电话都打我这里来了。”


唐昊难得被逗笑了,起了孩子心态,就这么看着孙翔。


孙翔只好在他嘴上啄了一口。然后嫌弃:“唇膏味道不好,下次用我的吧。”


会议唐昊差点就迟到了,刘皓应付着记者,记者一见唐昊,立马议论纷纷。


“哎?唐队今天穿衣很有感觉啊!”
“是啊绝对可以上杂志……”
“都别跟我电竞之家抢……”


一窝蜂对着唐昊一阵拍。


瞬间被丢弃的刘皓:???



V.昊翔


valediction 告别演说;告别词


继唐昊退役后,孙翔退役的消息接踵而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一代大神消失在荣耀的舞台上。
接到电话后的孙翔匆匆赶到ktv包间,里面坐满了已经退役的前荣耀职业选手。
“孙翔来了啊!恭喜加入退役联盟。”进门就是杜明略显欠揍的声音。孙翔不由得鼻酸,但也没有时间给他感慨,一群人吵吵闹闹地要点歌。
“唐昊怎么没来?”不知道谁的发问让原本热闹的包厢安静下来。包厢内的人都面面相觑。
“出国了。”孙翔回答他。
一退役就登上飞机不知道去到了世界哪个角落,连一句告别也没给孙翔留下。
他们...这算是分手了吧。孙翔不真切的想。看着微信中发出的信息没有一条给出回应,孙翔叹了口气,把手机锁屏后随手扔在床头柜上。
隔着如经纬度和时差,我成功把你弄丢了。




W.叶蓝


Wife.妻子


许博远收到一个快递,匿名的。


他很奇怪,最近他并没有网购什么东西,也没什么人说要给他寄东西。


收到的是一个不大的盒子,许博远拆开后发现里面是个装茶叶的铁盒,正面还写着“xx茗茶”几个字。许博远更懵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也不是特别喜欢喝茶啊。


许博远捏着铁盒晃了晃,里面有哐当哐当的声响,他好奇的打开铁盒往手上倒。


是几枚戒指。


许博远虽然不是职业选手,但他也看得出来那是四枚荣耀联盟冠军戒指和一个目测应该是世邀赛的冠军戒指,来自谁,不言而喻。


还剩下一枚与其他的都不一样,细细的箍环镶着一圈碎钻,折射着窗外的阳光,竟让他有些不敢直视。


好半晌许博远才反应过来抓手机给某人打电话,指尖发颤险些拨错人了。


秒接。


不等对面说什么,许博远抢先开口。


“……大神!你…你这,这是什么意思?”


“小蓝这会儿怎么傻了,哥寻思着这冠军戒指装茶叶盒不妥,打算找个老婆帮忙保管一下,不知道小蓝你愿意吗。”


愿意永远和我在一起吗。


“楼下等你半天了,戒指拿下来,我给你戴上。”


许博远听见叶修一声轻笑,穿过电流与金属质感,敲得他心口酥麻。



X.皓辉


xylitol.木糖醇


          “皓哥,”他笑得很甜,又无害的模样让刘皓很受用。恰到好处的迎合再多一些也不为过,刘皓想,不是共同讨厌的对象使然……而是他本身……很吸引人。
        似乎是安全的木糖醇,平时百般无聊时陪着,居然也能产生依赖。
        可以答应他做事。可以更亲密一点。看着陈夜辉放低姿态,主动而又怀怯的眉目,刘皓记得当时的自己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于是,他陪着他从游戏副本,慢慢的刷上了人生副本。



Y.皓辉


young.年轻的


陈夜辉觉得,刘皓不为人知的一面真是太多了。


这个几乎是职业副队的人,在人前,永远是无懈可击,谈笑间,文能四两拨千斤应付记者,武能三言两语怼对手,还一直是温和的无害模样。粉丝团中,他让嘉世粉怀念,让雷霆粉感激,让呼啸粉如获至宝。


“……放屁……”陈夜辉嘟囔,关掉了这张名为“刘皓:一位黄金打造的战士”的热帖,很明显是一些自作聪明的家伙洋洋洒洒狂吹刘皓,带粉丝节奏,吸自己热度。


“放屁!”刘皓也说,这个黄金打造的战士,四肢大敞在床上,头还枕着陈夜辉的腿,他放下手机,在陈夜辉肚子上把脑袋蹭蹭,“这人谁啊,这么分析呼啸。还把唐昊去年的翻车记者会翻出来了,夜辉有没有小号,他爹我去怼死他!”


陈夜辉报出一个自己的小号,他摸摸刘皓的脑袋顺毛:“皓哥不生气,回头我也怼他,用大号!”


“:真的?嗯这人还是霸图粉?果然就跟嘉世也不对付。”刘皓手指飞快已经在diss他了。


那人又回复,非常顺利地,和刘皓吵了起来。


刘皓气到坐起来,陈夜辉怀里都不想待着了。


“哎别生气别生气,乖啦乖啦。”怕他又做出什么过激举动,陈夜辉哄孩子一样从后面把他又按回自己腿上,“回头交给我吧,我有一群水军。皓哥你再说多的话他们可能会知道是战队的人。”


刘皓吹口自己额前的刘海:“我气。”


“晚上有好吃的。别气了。”


“还是有点气。”


“晚上还有我。别气了。”


“这样啊,好啊。”


刘皓,一如既往地好哄。――陈夜辉。

评论(6)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