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雨醉尘

人生在世,当为君子。
不行不义,不言虚妄。

摸鱼摸鱼,来不及了!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还剩下了几份礼物。”蓝河清点着名单上的人数。“唉?多了么?”
         年轻的圣诞老人看了看角落里的几个礼盒,揉了揉额角。那是不是会有他自己的一份呢?蓝河悄咪咪的瞟了一眼那个蓝色包装的小礼盒,会不会是蓝雨的剑圣的手办?他的内心突然有些小激动。
          “蓝啊……”温热的吐息突然酥在他的耳畔,“哥的礼物呢?”
          蓝河猛的转身,看到一个带笑的男人正站在他的身后。也许是他的表情太过惊慌,男人笑出了声“不记得我啦?”
           “我是你的鹿呀。”

         这只自称叫做叶修的麋鹿,躲过了圣诞老人蓝河气鼓鼓扔过来的第二只用来装礼物的圣诞袜。“小蓝啊……别闹,乖……”叶修像是想起了什么,笑容促狭,“最爱你。”
        “滚滚滚!”蓝河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这不是你拉雪橇时跑的那么疯的理由!”
         蓝河家的麋鹿,奔跑稳健,速度飞快,体格健硕。
         只是走位颇具风骚,曾多次把蓝河吓得抱住鹿不撒手。
         “唉呀,蓝啊……”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歪着头瞧着脸庞红扑扑的蓝河,一如蓝河惊慌失措的抱着他后他的眼神。
         每到那个时候,蓝河都会手忙脚乱的揉揉鹿的头,抚摸着它安慰它“别,别慌,我没事……乖,最爱你。”仿佛被颠簸的惊慌失措的人,不是他一样。
       

        叶修他其实并不是一只鹿,他并不能像普通驯鹿一样乖乖的奔跑,他不记得自己过去太多的事情了,只是依稀记得天际的红光,黑色的地平线,嘶哑的吟啸,还有旋转着消散的星野。
        在哭声与药的花草香气中他于梦中往复。
        直到再次睁眼,对上了抱着一套崭新制服的小青年羞怯而又激动的眼神。
        “你好,我叫蓝河,以后就是一起工作的同事了哟。”
         叶修瞧了瞧蓝河青涩的眉眼,轻轻的探头过去蹭了蹭。用鹿的唇吻。

        蓝河很委屈,蓝河特别委屈,蓝河委屈巴巴。
         他的鹿不但没有好好跑过,还趁他不注意成了精。“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他眨巴眨巴眼睛,眸子湿漉漉的,看起来怪惹人疼。
         “你还是圣诞老人嘞。”
         “啊?”
         “我的锅。”叶修从善如流。
         “有礼物没有?”他又说到,笑意盖过了他眼底半真半假的几分悔过。
         
          “有……”

           蓝河叹着气把那个最大的礼盒——也是他之前偷瞄过好几眼的——递给叶修,递出去的时候,看到了盒子缎带上蓝雨的徽章——艾玛!感觉自己亏了。
           叶修玩味着蓝河的表情,觉得新奇,进而又觉得十分可爱。
          “我不想要这个礼物。”他的眼神温柔深邃,跌入了蓝河微微睁大的眸子里。
          

               “把你给我如何?”

       

评论(18)

热度(180)